Comment

21世紀是“年輕亞洲”的世紀嗎?

“年輕亞洲”為投資者提供了巨大的機會,但只有滿足其基礎設施和能源需求才能激發出這種潛力。

Publishing date
09 March 2022

This opinion piec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etnet.

 

etnet_logo-300x300

從人口的未來趨勢看,亞洲是一個兩極分化的大洲。一大部分經濟體老齡化加劇,如中國大陸、日本、韓國、臺灣,甚至發展中經濟體泰國、前沿市場斯里蘭卡等。根據聯合國人口預測,至2040年老齡化亞洲預計將減少1.45 億勞動年齡人口,其中78%的下降來自中國。不過,另外一部分亞洲經濟體未來20年將會為全球增加3億勞動力,主要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印尼等國家,下文我們將之稱為“年輕亞洲(Youthful Asia)”。

由於這些國家勞動力數量龐大並且仍在增長,若將製造業遷移到年輕亞洲,加之亞洲中產階級規模擴大帶來的新市場,這兩個現實在未來可以幫助亞洲創造巨大的機會。不過,“年輕亞洲”為投資者帶來的機會需要滿足兩個條件:充足的基礎設施投資和能源供應(按照全球能源轉型的趨勢來看,未來20年內主要指“綠色能源”)。

中國製造業的高薪資

“年輕亞洲”可以為投資者帶來的一個關鍵機遇是製造業。在中美戰略競爭的背景下,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供應鏈存在風險,這使得“年輕亞洲”的吸引力上升。事實上,中國相較于“年輕亞洲”的一個優勢在於薪資上漲速度非常快。鑒於當前中國製造業平均薪資已經相當高,中國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仍占全球勞動密集型製造業出口總額的32%。從年輕亞洲的角度看,創造充足的生產性就業崗位、進而提高工資水準是培育中產階級的關鍵。在這場競爭中,一些國家在勞動力規模、人口結構和勞動力品質方面更加突出。

提供充足的合格工人對於資本密集型製造業來說至關重要,比如半導體行業。勞工法和吸引外國直接投資的法規也很重要。越南在後兩個方面一直很積極,但其人口增長接近於零,勞動力品質也不如馬來西亞、印度或菲律賓。

印度和馬來西亞脫穎而出

我們最近的研究顯示,印度最適合勞動密集型製造業,而馬來西亞最適合更先進的資本密集型行業。

有人可能會產生疑問,為何中國對外國直接投資的吸引力始終不減,而“年輕亞洲”在製造業投資方面有時會陷入窘境?事實上,東盟是日本,韓國和臺灣青睞的投資地。但印度為其國內市場或再出口製造產品的潛力顯然還有待開發。印度基礎設施薄弱,特別是交通和通信等與製造業相關的領域,因此印度是資金需求較大的國家之一。另一個原因是能源,在全球向綠色能源轉型的過程中,“年輕亞洲”是能源結構最差的地區之一。

在中國和印度的能源結構中,煤炭占比最大。由於這些國家已經承諾減少排放,獲取綠色能源將會成為年輕亞洲增加其全球製造業份額的一個主要制約因素。其中,印度在能源轉型過程中尚未做好充分準備,而菲律賓在亞洲年輕經濟體中表現最好。

總而言之,“年輕亞洲”為投資者提供了巨大的機會,但只有滿足其基礎設施和能源需求才能激發出這種潛力。 解決能源問題尤其困難,因為需要能源結構的重大轉變和大量融資。其中,印度是潛力最大的,但也是基礎設施和能源需求差距最大的。因此,印度當局需要把基礎設施和能源轉型作為發展重點。一旦明確發出這樣的信號,投資者將會抓住這個巨大的機會。對於年輕亞洲的其他國家,如馬來西亞和菲律賓,隨著其基礎設施和能源情況更加明朗,投資者可以開始考慮進入。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