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中國 2021 年的能源短缺對2022 年宏觀經濟前景將有何影響?

2022年值得關注的關鍵問題之一是,在全球能源危機背景下,中國將如何實現其長期的淨零碳排放目標。

Publishing date
06 April 2022

This opinion piec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Hong Kong Economic Times (Print).

 

HKET-300x225

儘管距離疫情最初爆發已經過去兩年多,但中國和世界其他地區仍然面臨著大流行的影響。在有效控制國內疫情傳播後,2021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從穀底反彈。然而,嚴格的防疫政策和房地產、科技和教育等領域的政策監管令回升的勢頭在下半年開始快速減弱。此外,2021年夏季以來的電力短缺令情況變得更加複雜。

在第26屆聯合國氣候大會召開前夕,煤炭和天然氣需求增長強於預期,而供應增長放緩,導致全球範圍內嚴重的能源短缺。特別是中國,對燃煤發電高度依賴、煤炭需求量大,但與澳大利亞關係惡化導致從該國進口煤炭受到限制。此外,2021年底中國出現大範圍停電還有兩個更重要的原因:1)地方政府急於實現減排目標,限制甚至暫停能源密集型生產;2)電力價格設有上限,這使得需求不受成本上升的影響,升高的成本無法傳遞給電力用戶,而利潤率下降反過來又降低了發電企業的積極性。

上述因素綜合在一起推高了中國的生產者價格,可能還推高了整體通脹並拖累經濟增長。為控制需求而實施的限電措施對製造業造成了打擊,鑒於疫情後服務業活動快速放緩,製造業迄今為中國經濟提供了最大的支援。雖然直接影響更多是對能源投入依賴程度較高的上游行業,但也存在擠壓下游行業利潤率的情況。

不過,電力短缺對經濟的影響可能不會持續太久,因為政府已經做出應對,增加動力煤產量和放寬燃煤電價上限(將電價浮動的上限從10%調整到20%)。雖然增加煤炭產量看似與中國的減排目標相衝突,但不太可能撼動中國脫碳的長期戰略,中國可能會對階段性目標進行微調。另一方面,放鬆電價上限有助於減輕發電企業的負擔,儘管10%的漲幅遠不足以抵消煤炭成本幾乎翻倍的影響。這也意味著,中國需要進一步放開電價,才能有效地鼓勵消費者行為的改變和轉向可再生能源。

總體而言,能源緊縮的負面影響是暫時的,不應該成為中國在 2022 年增長的障礙。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宣佈,今年經濟增長目標為5.5%,相較於2021年GDP增長超過8%,這個目標可能有助於減少能源需求,一定程度上也有助於實現 2022 年的減排目標。此外,去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強調,有必要將中期氣候目標的短期後果降至最低,從而暗示碳排放目標可能會推遲。這與政府表示的短期內穩定增長的優先目標一致。

2022年值得關注的關鍵問題之一是,在全球能源危機背景下,中國將如何實現其長期的淨零碳排放目標。特別是,在習近平主席於 2020 年 9 月首次提及之後,中國還發佈了《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作為中國最新的國家自主貢獻(NDC)的一部分,該計畫詳細列出了達到碳峰值的具體目標,但仍然缺乏如何實現這些目標的細節和短期措施。此外,它將大部分工作推遲到2026年開始的下一個五年計劃,國家發改委沒有對未來幾年的具體承諾,這也意味著地方政府在制定2022年乃至以後的目標時可能會有更多的迴旋餘地。在這種情況下,地方政府2022年經濟增長壓力有所緩解,但中國在2030年達到排放峰值的道路將變得非常艱難。

在地方政府保持減排目標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忽視中國新出現的能源危機,其後果可能與去年9月經歷的類似 —— 即使是在工業層面,也會限制能源使用,以及更高的生產者價格,特別是上游部門,去年10月,生產者價格增幅達到18.7%新高,此後有所回落。除了限電及其對生產和經濟增長的負面影響之外,高企的生產者價格也對下游製造商造成了傷害。鑒於中國家庭消費的疲軟,許多下游生產商也未能將上漲的投入價格傳遞給最終消費者,而消費疲軟可能會持續到2022年。不過,仍有一線希望是,中國將有更多的激勵措施來加速從棕色能源向綠色能源的轉型。事實上,到2030年,亞洲預計將占到全球太陽能和風能發電裝機容量的一半以上,而這一目標應該會由中國率先實現,中國的目標是到2030年將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提高到12億千瓦以上。

為這一大規模轉型提供融資仍然具有挑戰性,但中國人民銀行(PBoC)於2021年11月推出了碳減排支援工具,為幫助企業減排的金融機構提供低息貸款,這一工具是央行支援能源轉型的一個起點。事實上,創建新的綠色貨幣工具是綠色資產加速增長的一個好兆頭,對銀行在貸款中優先考慮可再生能源、節能和碳減排是一種額外激勵。能源危機使這一轉變變得更加緊迫,因為對褐色能源的投資不足,以及向可再生能源的過渡緩慢,是能源危機背後的關鍵原因。
總而言之,2022年中國放緩了經濟增長目標,意味著能源需求增長也將放緩,一定程度上有助於中國在2030年之前實現排放峰值的承諾,但這是需要立即採取措施的艱巨任務。然而,如果經濟活動顯著反彈,過去幾個月逐漸緩解的能源危機可能會在2022年再次成為焦點。不過,考慮到新一輪疫情浪潮,以及政府下調經濟增長目標、引導中國發展道路走向綠色軌道所做的努力,出現新的能源危機的可能性似乎很低。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