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

中國債轉股加速 利好銀行

中国银行业通过引入债转股来解决问题贷款,从而加强了清理机制。 虽然这允许银行以非常低的成本卸载其压力资产,但当我们仔细观察债务股权交换中所谓的“国有资金”时,它并不能阻止银行的风险敞口。

By: and Date: April 5, 2018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该意见稿已发表于:

中國銀行業似乎在解決不良貸款問題上取得了良方。2017年末已公布債轉股總額達到1.05萬億元人民幣,佔貸款總額的1.1%。我們預計,銀行整體資產質素將因此有所改善,部分盈利壓力亦會相應緩解,但前提是已公布的債轉股不再只是紙上談兵,而是真正執行。

發布新準則加速執行

我們估計,真正執行的債轉股計劃只佔已公布總額的15.7%【圖1】。2018年1月發布的準則明確提出促進債轉股融資和加速執行的目標,私募股權基金將會更容易參與其中,銀行亦可以將理財產品資金投放到債轉股相關資產。

採用如「俄羅斯套娃」方式

如先撇除實際執行上的問題,債轉股有利銀行,原因非常簡單。銀行因債轉股從受壓資產置身事外,根據已執行債轉股的財務資料顯示,銀行僅保留總額的4%【圖2】。我們的分析顯示,資產管理公司、保險公司和國有基金是目前最重要的三大債轉股投資者。

然而,如果細看國有基金資金來源,銀行表面上的有限風險看起來要大得多。以參與債轉股最大型的兩隻國有基金為例,國有銀行持有其註冊資本的44%,其中更以低風險的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比例最重,其餘股東是現金充裕的國有企業。這實際上意味問題貸款在銀行資產負債表的貸款項目以外,重新貼上新標籤,並在銀行體系以外重新分配。

對投資者好壞難料

看起來很小的資產轉移動作,實際上對銀行影響非常大,即使銀行需要投資國有基金,並透過協力機構持有的債轉股股權,但因為中國制度下不需要合併報表,以致成本依然較低。換句話說,銀行持有不良資產會受到來自資本及撥備方面的壓力,但監管負擔都可以透過債轉股解除。

簡而言之,債轉股可以幫助銀行以低成本將問題資產轉予其他金融機構及投資者,而銀行的確可以通過有如「俄羅斯套娃」的多層嵌套方式進行債轉股,以此清理不良貸款及從而獲益。這也許對於銀行來說是個良好的重組解決方案,但對其他最終投資者卻好壞難料。


Republishing and referencing

Bruegel considers itself a public good and takes no institutional standpoint.

Due to copyright agreements we ask that you kindly email request to republish opinions that have appeared in print to [email protected].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ECFA重要性遞減 台灣出口未來關鍵 在保持科技優勢和出口多元化

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ECFA自動延續無疑是個好消息,但協議對台灣經濟的直接影響較過去變得有限。雖然台灣對中國大陸的出口仍然重要,但ECFA占整體出口的重要性因資通訊科技產業快速發展而縮小。由於台灣在全球製造業供應鏈遷移和價值鏈重組中占有重要位置,未來對美國和東南亞出口預計將會加速。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October 20, 2020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歐峰會名不副實,未來之路漸行漸遠

視訊會議的討論充滿政治性和爭議性,很明顯繼2019年新的中歐戰略承認系統性對手的關係後,中歐之交再次降到新低。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September 22, 2020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國“雙循環”戰略引發其他出口國擔憂?

相較于再平衡戰略,雙循環戰略對世界其他地區的比例影響可能大得多。隨著中國將注意力轉向十四五規劃,雙循環可能作為中期目標,將對中國和交易夥伴都產生影響。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September 22, 2020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Blog Post

全球為數不多 台灣今年經濟有望正成長

台灣的貨幣政策和大多數國家相比仍屬相對緊縮,台幣升幅也是相對有限。總的來說,台灣第二季的GDP與其他國家相較算是非常優異,主因是行動管制少,所以衝擊也小得多。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August 28, 2020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全球為數不多 台灣今年經濟有望正成長

台灣的貨幣政策和大多數國家相比仍屬相對緊縮,台幣升幅也是相對有限。總的來說,台灣第二季的GDP與其他國家相較算是非常優異,主因是行動管制少,所以衝擊也小得多。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Date: August 6, 2020
Read article
 

Opinion

內地的海外併購未見放緩,且今年或飆升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并购一直是中国“走出去”的重要战略之一。 但是,一些中国海外投资没有遵循政府追求的战略目标,而是纯粹追求自己的经济利益。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and Bruegel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July 27, 2018
Read article
 

Opinion

人民幣國際化需要政策導向,更需要建立信心

人民幣國際化對於提升中國軟實力、降低匯率風險、有效利用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推動跨境貿易和投資具有重要意義;但真正的問題在於人民幣國際化迄今取得了多大進展。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and Bruegel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June 22,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Opinion

中國加速金融開放,但不確定性依然存在

在外部壓力加劇的形勢下,中國似乎有意加快開放市場,而擴大開放的重要一步是金融領域。中國可以通過金融開放讓全世界分享盈利,但屆時實際上也能從中受益。外界壓力雖然促進金融開放,但可能並不是背後的主因。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and Bruegel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Date: May 24, 2018
Read article
 

Opinion

中國半導體夢任重道遠

半导体一直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主要焦点,自2015年以来,集成电路已超过石油成为中国最大的进口产品,占进口的14%。 虽然政府提供了大量的财政资源来支持这一战略,但其IC自给率目标只能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and Bruegel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Innovation & Competition Policy Date: May 3,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Opinion

中國金融大幅開放:這次會否不同?

上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17屆博鰲論壇上的演講宣布中國將進一步對世界開放。

By: Bruegel and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April 18,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Opinion

理財新哲學:增開支,房屋醫療問題僅略提

香港政府預計本年度財政盈餘將達到創紀錄的1380億港元,高達GDP的5﹒2%,在此背景下,香港新一屆政府宣布首份預算時目標明確,並以「理財新哲學」形容將會增加支出。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and Bruegel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March 20,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Opinion

中國投資轉向 服務業領航

傳統印象中,中國投資以工業為主,但仔細分析中國經濟數據可發現,中國投資主體早已轉為服務業,佔整體中國投資的三分之二,而傳統工業(排除政府的公共、交通、水利等投資)僅佔全部投資三分之一。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and Bruegel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March 13, 2018
Load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