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

港元真正挑戰為未來資本逆流風險

自美聯儲啟動加息周期兩年多以來,港元重回市場焦點,除了貨幣轉弱及波動 增加,港美息差亦持續擴闊。最近,港元再次開始貶值,導致市場擔憂加劇。由於港元利率仍然 處於「信用區間」內,我們認為目前情況仍然受控。

By: Date: March 13, 2018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这篇评论文章发表在:

 

*貶值故事重演,但無損港元信用*

我們認為近期港元及HIBOR處於低位源於市場對預期港元未來將會升值,這間接顯示市
場對貨幣發行局制度信心強大。首先,投資者預計港元升值將補償低利率帶來的損失,所以仍然
願意持有港元。其次,如果利率偏離「信用區間」,金管局仍可以採取一系列措施顯示維護港元
聯繫匯率制度決心,因此我們仍然對港元信心不變。

*流動性仍然非常充裕*

全球金融危機之後,港元聯繫匯率制度及美國量化寬鬆政策,加上自2014年以來的中國
資本外流,均使大量資金流入香港。與香港經濟規模相比,資本流入總量顯然非常龐大。自2016年以來,這更令香港銀行同業持續低於倫敦銀行同業拆息。
看出大量資金停泊於香港的端倪在於融資活動大幅增加,但港元拆息只輕微上升。當流動性 從前因為種種原因緊絀時,隔夜拆息可以升至高於5%,但目前即使市場上股權及債券融資大增,隔夜拆息在2016年前幾乎沒有變化,而在2017年息差擴大後才高升。我們預計 HIBOR趨勢將隨LIBOR上升而緊密變化,隨著預期2018年融資活動增加,特別是首 次公開募股(IPO),流入香港的資金有可能進一步推遲港美息差縮小的時機。

*金管局有一系列措施回應*

隨著過去資金流入加快,2008年以來貨幣基數已經擴大了5倍,使得港元頻頻貼近強方兌換保證。自此以來,金管局以多種方式回應,當市場匯率轉強至7﹒75港元兌1美元的強方兌換保證匯率,金管局向銀行沽出港元及買入美元,另一方面,金管局亦可以發行外匯基金票據管理銀行間流動性,更於最近額外發行票據紓緩港元貶值,以及幫助銀行面對巴塞爾協議III的需求。最後,當港元匯率到達兌換保證任何一方,金管局當然利用外匯干預。

*快速資本逆流風險為未來挑戰*

香港一方面為資本自由流動及高度開放的市場,亦同時受到貨幣發行局制度保護,資本流動金額不但巨大,更可能影響經濟活動。因此,未來最明顯的考驗為大量資本快速流出香港,在可預見的未來,最困難的潛在情況為美聯儲及人民幣同時衝擊港元。萬一美聯儲加快縮表步伐,美元全球流動性會迅速下降,如加上人民幣強勢令其計價資產日益吸引,可能會導致資金離開香港,轉向流入中國境內。這兩者同時發生可能會導致港元流動性枯竭,並大大推高拆息。換句話說,我們不擔心弱港元及低拆息,真正的挑戰為未來可能出現的弱港元及高拆息,這情況下的流動性緊縮可能比今天港元市場所看到的更嚴重。


Republishing and referencing

Bruegel considers itself a public good and takes no institutional standpoint.

Due to copyright agreements we ask that you kindly email request to republish opinions that have appeared in print to [email protected].

Read article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內地的海外併購未見放緩,且今年或飆升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并购一直是中国“走出去”的重要战略之一。 但是,一些中国海外投资没有遵循政府追求的战略目标,而是纯粹追求自己的经济利益。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July 27, 2018
Read article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人民幣國際化需要政策導向,更需要建立信心

人民幣國際化對於提升中國軟實力、降低匯率風險、有效利用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推動跨境貿易和投資具有重要意義;但真正的問題在於人民幣國際化迄今取得了多大進展。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June 22,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國加速金融開放,但不確定性依然存在

在外部壓力加劇的形勢下,中國似乎有意加快開放市場,而擴大開放的重要一步是金融領域。中國可以通過金融開放讓全世界分享盈利,但屆時實際上也能從中受益。外界壓力雖然促進金融開放,但可能並不是背後的主因。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Date: May 24, 2018
Read article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國半導體夢任重道遠

半导体一直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主要焦点,自2015年以来,集成电路已超过石油成为中国最大的进口产品,占进口的14%。 虽然政府提供了大量的财政资源来支持这一战略,但其IC自给率目标只能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Innovation & Competition Policy Date: May 3,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國金融大幅開放:這次會否不同?

上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17屆博鰲論壇上的演講宣布中國將進一步對世界開放。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April 18, 2018
Read article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國債轉股加速 利好銀行

中国银行业通过引入债转股来解决问题贷款,从而加强了清理机制。 虽然这允许银行以非常低的成本卸载其压力资产,但当我们仔细观察债务股权交换中所谓的“国有资金”时,它并不能阻止银行的风险敞口。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Finance & Financial Regulation,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April 5,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理財新哲學:增開支,房屋醫療問題僅略提

香港政府預計本年度財政盈餘將達到創紀錄的1380億港元,高達GDP的5﹒2%,在此背景下,香港新一屆政府宣布首份預算時目標明確,並以「理財新哲學」形容將會增加支出。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March 20,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國投資轉向 服務業領航

傳統印象中,中國投資以工業為主,但仔細分析中國經濟數據可發現,中國投資主體早已轉為服務業,佔整體中國投資的三分之二,而傳統工業(排除政府的公共、交通、水利等投資)僅佔全部投資三分之一。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March 13,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亞洲加息潮料難改增長勢態

儘管中國在去年底前經濟增長有所放緩,亞洲主要經濟體在2017年仍取得強勁增長,繼續對全球增長作出最大貢獻。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March 13,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日經貿變化對全球企業的啟示

中日經貿關係於過去幾十年變化甚大,隨著中國希望加快邁向價值鏈中高端,從前兩國之間互補性較強的關係已經漸漸改變。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March 13,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中國銀行業資產質素改善,結構性問題漸現

中國經濟增長穩定及生產者物價指數增速高企,令自2015年起下跌的工業企業利潤重拾起色,企業可以利用收入減輕債務負擔,對銀行亦有所幫助。中國銀行業目前最明顯的問題(即資產質素)略有緩解,但這不代表其他結構性問題同時消失。流動性雖然緊張,最終仍可以透過中國人民銀行放寬貨幣政策解決,但盈利能力下降及有機資本增速不足均為較難解決的結構性問題,儘管資產擴張規模最近減慢,但增速仍然遠遠大於盈利,說明資產負債表還在增長過快。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March 13, 2018
Read article More on this topic More by this author
 

Opinion

《宏觀有法-艾麗西亞》若為穩定樓價,香港樓市措施只是緣木求魚

若為穩定樓價,香港樓市措施只是緣木求魚

By: Alicia García-Herrero Topic: Global Economics & Governance Date: December 20, 2017
Load more posts